德同资本创始合伙人邵俊先生在“第二届复旦大学——新加坡管理大学国际论坛”上发表演讲

“第二届复旦大学——新加坡管理大学国际论坛”于2015年4月10日在复旦大学举行。德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创始合伙人邵俊先生在论坛上发表题为“应扶持直融 避免资金陷入银行黑洞”的主题演讲。


  以下为演讲实录:


  邵俊:谢谢主持人,今天很荣幸参加这个论坛,我今天参加这个论坛的身份并不是以德同资本的身份,而是复旦大学PE、VC同学会会长的身份,这也是复旦大学跟新加坡管理学院合办的论坛。我今天还是从资本的角度谈谈怎么支持创新,支持上海成为一个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中心。


  中国改革开放到现在,这么高的成长见证了很多奇迹,但是现在面临着挑战,去年已经到了20多年来最低的GDP增长,很多人都在讨论是不是进入了中等收入陷阱等等,我想今天这么多教授专家,我不会在这方面班门弄斧,但是我想从我的观察来讲,我觉得有三个原因,中国必须面临结构化的调整。


  第一,我们引以为豪的红利,尤其是人口红利、成本红利,其实已经消失了,亚洲这么多国家,上海的人均工资已经高过其它国家了。第二个更重要的就是创新力的不足,中国这么多年来就是叫“世界加工厂”,也引以为荣,也创造了很多的财富,基本上就是在产业链的低端,就是利用前面的红利吃老本,但是创新动力不好过,你做做加工也可以赚钱,干嘛要投入创新?正因为这种惯性,所以中国的创新,尤其是研发所占GDP的比重跟发达国家相比是非常少的。这是表面的现象,还有更深层的现象,即使政府不知道怎么样加大研发的投入,只是加大预算和财政拨款,即使这个比重大了也未必起到效果。第三个我觉得更重要,我们的资源配置效率是非常差,导致整个国民的储蓄率高居不下。


  我记得几年前读过一篇文章,文章认为中国GDP能够保持20年的双位数增长,而股市回到原点的主要原因是在于中国的银行体系是一个黑洞,这么多的储蓄在哪里?都是放在银行,银行配置到哪里去?应该是配置到最有高效率的地方,但是它恰恰是配置到最低效的,就是支持去那些效率低下的大型国企,而那些创新企业、民营企业、中小企业根本拿不到这个钱,所以正因为这个黑洞把20多年GDP的成长撒进去了。


  为什么现在中国政府大力推动直接融资,甚至不惜花费一些代价来支持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美国并不是什么都好,但是你可以看看它的历史,美国真正经济的腾飞跟别的周边国家是拉开距离的,也就是近代几十年,先是有硅谷,“硅”就是因为发明了硅,硅是半导体材料,带动这个增量是非常大的。100年前美国的人均GDP跟阿根廷差不多,但是100年过后,美国的GDP涨了28倍,从4000美元到4.8万美元,阿根廷基本上是在原地打滚,它陷入了中等收入的陷阱,没有抓住创新带来的巨大增幅。所以我觉得美国的双轮驱动,就是把硅谷的创新企业跟华尔街的金融、市场双轮驱动,能够使得美国这么多年在比较低的通胀情况下,保持非常健康的增速,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中国未来转型必将走的路,就是如何把金融、资本市场真正有效率地跟创新结合。


  我本人是从2000年进入这个行业的,中国的风投行业严格意义上来讲差不多就是2000年左右形成的,所以我应该也是见证了整个历史的发展。在这个过程中,大家可以看到一些里程碑式的企业,这里面不乏很多创新,包括技术的创新,但是更多的是模式创新,或者是周鸿祎经常讲的一句话,叫做“微创新”,不一定是本质的创新,微创新也是一种创新。


  我不是想展开说这个事情,我想讲一个我认为比较可悲的的事情,那么多所谓里程碑式的创新高科技企业,只有一家在国内上市,只有一家可以把中国老百姓储蓄的钱能够部分配置到里面去,就是2010年上市的乐视,我知道盛大要退市了,退市再上市的话,说不定中国老百姓也可以参与。所有里程碑式的企业全部在国外,尤其是在美国成为公众公司,让美国或者全世界的资本来支持它,跟它嫁接,同时也享受到它的高成长红利,而中国的老百姓除了少量的通过海外的钱,大量的是跟它失之交臂,这也是中国政府现在非常希望改变的。


  证监会去年到上海来做调研,我也参加了这个调研,当时就问了我们业界代表一个问题,就是如何才能把这些企业吸引到国内来上市,当然了,我们也跟他提了很多的上市规则里面的缺陷,现在可以看到证监会,中国政府也在逐步往这方面努力,希望把这些中国的创新企业更多留在国内,让国内错配的低效的银行存款资源,不是再放给银行,再放给没有效率的大型国企,而是直接跟创新企业挂钩。


 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图,创新一定是有风险的,要不然就不叫创新了,你只是做你最熟悉的,按部就班就不是创新,所以你的基数一定很大,只有基数大了之后,你有容错率,最终再变成百年老店,所以美国的资本市场是多层次的,下面的基数非常大,但是中国很有意思,主板上市公司比中小板多,中小板比创业板多,当然这是历史决定的,当年主板推出来是为了解决中国国有企业的资本不足,当时都是发指标的。但是现在可喜的是中国把多层次市场放到非常高的地位,尤其是最近如火如荼的新三板,这么短时间内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已经超过了主板。从微观来讲,新三板里面有很多鱼龙混杂,有很多质量不高的企业,甚至有很多泡沫,但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讲,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基数,你很难产生将来真正核心竞争力的企业,应该让市场自己去大浪淘沙,这是很有意思的倒三角的关系,跟美国正好相反。


  中国其实不差钱,过去10年,中国VC资金,无论是投资的资金还是募集的资金,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,但是不幸的是这么多钱有多少真正是放在创新上面?我作为一个从业者,过去这么多年,很多资本由于它的逐利性,由于资本市场的无效,就使得无论你叫什么名字都是做成长基金,包括在美国红杉,在美国只是做早期的,到中国来也是做成长的。如果资本都是配置到成长期,其实你还是支持不了创新的,你只是利用了中国资本市场的落后套利而已。比较值得庆幸的是经过全民的PE泡沫破裂,这个市场正在分化,回到本原,第一个就是做早期支持创新企业,第二个就是晚期的并购,包括美国有很多野蛮人在门口,其实就是用资本作为动力逼你重新创新,而不是形成垄断去打压创新,这个分化我觉得非常健康,只有经过这样的分化才能让资本有效地跟创新结合。


  最近很流行的讲“互联网+”,互联网跟各个行业,跟日常生活的任何部分都是可以通过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来帮助你,提高你的效率。美国的企业,七八十年代,八九十年代,通过软件公司ERP系统大大地提升了他们的效率,中国很可惜错过了那么一个时代,中国整个软件、ERP搞来搞去就搞了一个金蝶、用友,加起来少的可怜,但是中国往往有弯道超车,后来居上的优势。中国的企业可能不用再回到过去,再补美国ERP的过程,我们直接用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手段,来把B2B的效率提高。


  回到今天的主题,我刚才讲了资本和创新,但是还没有讲到上海这个主题。如何发挥上海作为金融中心、自贸区中心的作用,这个都是上海的优势,要把它发挥出来,要不然你去跟中关村、深圳竞争,甚至跟杭州竞争,你没有太多草根的优势,但是如果你把创新和资本结合起来,你往往可以事半功倍。、举一个很现实的例子,整个自贸区会大大地推动资金的双向流动,这个对创新非常重要,尤其是现在中国不差钱的情况下,很多东西不用重新再发明一个轮子,很多东西你可以通过金融杠杆的水平,可以从全世界通过收购各种方法,比较快的弯道超车。以前做这样的事情非常不容易,因为要通过发改委等等,上海科投当时收购展讯输掉,也就是路条把它耽误了,我们最近在自贸区成立了几个并购基金,已经做了一些对外的并购动作,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,它的效率非常高。中国企业走出去,跟外面合作,尤其资本合作的时候,我们再也不会由于时间的错失,使得我们没有办法获得这个资源。上海只有把金融中心的地位跟创新有机地结合,你才是事半功倍,如果你只是单纯的去竞争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,不是太聪明的事情。谢谢!

 

 

相关链接:

http://finance.sina.com.cn/hy/20150411/123721933845.shtml

 




返回

Copyright DT Capital Partners. All rights reserved. ICP07014964